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小叄公子-33、再相逢推薦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小說推薦囚徒日記之飄零燕囚徒日记之飘零燕
黑暗中凭借着那一点点微弱的灯光,黄殇再次看到一群人向着自己走了过来。不过这批人与前几批有着很明显的不同。他们的动作不紧不慢好像并不再着急着进攻,反而还给人一种十拿九稳气定神闲的感觉。
随着人群的靠近,黄殇竟然还看见这批人里面貌似还多了两个女人的身影。
黄殇想要站起身,无奈刚才的打斗已经让他耗尽了全身力气,再加上身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到现在他还没有倒下昏迷这已经算是万幸了。
当诺菲一步步来到黄殇的跟前,随着他大手一挥,废钢厂上方的几盏探照灯打开,周围瞬间亮如白昼一般。
他要让黄殇清清楚楚的看着自己如何将他杀死。
只看了诺菲一眼,黄殇便已经认出了他。面对诺菲,黄殇并没有感觉有多少惊讶。让他疑惑和没有想到的是陆零零为什么会和诺菲一起出现在这个地方!
黄殇再次的用尽全力想要起身,无奈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他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黄殇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体力。
看着鲜血淋淋的黄殇,此刻连挣扎的力气都所剩无几,诺菲也笑了起来。此刻的黄殇在诺菲的眼里已经和死人无异。
“你知道我是谁吗?”没等诺菲开口,站在他身边的张兰最先忍不住开口问道。
黄殇抬头仔细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那是一身的名牌服饰,雍容华贵的体态,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高贵与优雅。哪怕此时她对黄殇恨的咬牙切齿双眼冒火,但是说话的语调听起来依然是那么平和。
黄殇确实有些想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和诺菲这种毒枭混在一起。
“潘越,你还记得吧?”张兰对着黄殇再次说,“他就是我的儿子。”
潘越,这个名字犹如一道闪电瞬间击打在了黄殇的身上!张兰说话的声音不大,可当她说出这个名字时,却震的黄殇脑袋嗡嗡作响。
黄殇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名字。他的整个人生都因为这个人而改变。如果没有他,或许此刻黄殇正在和自己的未婚妻过着平凡而普通的生活;如果没有他,黄殇更不会有之前的牢狱之灾。
在不知不觉中黄殇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看着张兰身后的陆零零问:“你呢,你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连陆零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她看着黄殇竟然多了一丝不忍。面对黄殇的质问,陆零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旁边的张兰见状,赶紧伸手把陆零零护在自己的身后说:“她是我儿子的未婚妻!”
听到张兰说陆零零是潘越的未婚妻,黄殇的心里不自觉的发出一阵苦笑。
“你可知道你的儿子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吗?”黄殇问。
面对黄殇的冷笑与质问,张兰也毫不退缩的为自己的儿子辩解道:“好,那你说说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使你非要杀他不可?”
人们常说知子莫若母,因为潘越是自己的私生子,张兰为了弥补他,几乎什么事都宠着他。张拉也很清楚是自己造就了他恃宠而骄的性格。不过对于自己的儿子,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她相信潘越还没有坏到需要以死谢罪的地步。
边上的黄殇听了张兰的话就知道,她已经误会是自己杀了她的儿子。黄殇没有解释,他也懒得再与他们做口舌之争。
当黄殇知道张兰、陆零零与潘越关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想再看到她们了。
“怎么不说话了?”面对黄殇的沉默,张兰还自以为是黄殇因为自知理亏而不敢说话了。张兰则再次对着黄殇说,“你让我失去的,我一定会让你加倍偿还!”
嫡寵傻妃 小說
张兰说完便举起自己的手机放到了黄殇的眼前。手机视频里播放的画面正是他贰区壹号酒吧里的场景。
“你到底想干什么?”连正眼儿都不愿意看她们的黄殇看着视频问道。
“我要让你一无所有。”张兰对着黄殇说,“忘了告诉你,现在的我还是你们中华神盾的第一个大股东。用不了多久,你将会和中华神盾没有半点关系!”
现在的黄殇也终于才明白,为什么黑鹰能够有能力来收购中华神盾的股权。原来在他们的背后还默默的站着一个张兰。
随着张兰身后诺菲的一声令下,贰区壹号爆炸声响起,整个酒吧瞬间的陷入了一片火海。
看着手机视频传来的画面,黄殇握紧了双拳一言未发。
Ice则趁这个时机抓紧破译着张兰手机的网络信号。既然画面能够通过网络传输过来,那就说明她的信号源并没有被屏蔽起来。
诺菲笑着对黄殇说:“你让我家破人亡,我就让你一无所有。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抓住我。”
“后悔,我真的后悔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你!”黄殇说完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人已经被诺菲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是啊!你的确应该后悔。你们当初不就是想要来杀我的嘛!”诺菲一边对着黄殇说道,一边再次向着黄殇走来。倒地的黄殇刚努力的挣扎着站了起来,诺菲则对他又是展开了一顿拳脚。
最后诺菲双手抓着黄殇的衣领说:“你知道你们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嘛。如果不是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给你们这些人提供情报,你们哪里来的线索能够侦破和抓住那么多的毒枭。可就是你们这些人相互勾结,如果不是我太相信你们,我就不会害死我的老婆和女儿了。”
诺菲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的将黄殇打倒在地。
虽然现在的黄殇已经满是是伤,可他的大脑并没有伤,所以他还能够思考。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黄殇又一次的从地上挣扎的站了起来问。
“你们从来都不知道诺菲是谁吧?”阿标走上前对着黄殇说,“其实诺菲根本不是一个人。他只是一个称呼,一个代号而已。”
诺菲,这个名字在阿标他们的认知中其实就是老大的意思。诺菲的父亲是第一代的诺菲。诺菲的父亲死后,诺菲的哥哥成了后来的诺菲。直到几年前诺菲的哥哥意外身亡,现在的诺菲才接了他哥哥班,成了现在的诺菲。
其实从小就看惯了打打杀杀的诺菲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在很早之前他就私下开始和国际*警开始合作打击毒品市场了。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国际*警组织里有人与毒枭勾结,诺菲就是这样被人出卖的。
逃跑回去后的诺菲在哥哥的帮助下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查清了事情的始末。上一次的中国之行,一切都是某些人对他施行的一个阴谋!
他们先是找人栽赃陷害诺菲的妻子杀人,然后给他提供陷害他妻子的人已经逃亡中国的消息。从而吸引诺菲前往中国。然后打算利用黄殇他们解决诺菲。
只不过当时的诺菲会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一起来到中国,也是希望能够借着这次机会带着她们绕道其他国家,从而退出江湖隐姓埋名过正常人的生活。
因此那次行动黄殇她们得到的信息完全就是错误的。诺菲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欧洲大毒枭。他约见的也只不过是几个帮助自己偷渡的偷渡客而已。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那次的行动会出现那么多的意外。黄殇会意外的发现自己未婚妻出轨的丑事,诺菲逃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却在意外中死亡。
得知一切真相的黄殇看着诺菲和阿标没有再过多的言语。他相信他们说的应该都是事实。在这样的状况下,诺菲根本没有半点必要来欺骗自己。
“你想杀我给你的妻子和女儿报仇,可以!但今天不行。我还有事要做。等我安排好一切,我的命你随时都可以拿走!”
风流神针 沐轶
黄殇的话,让诺菲和阿标吃了一惊。
“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缓了一会儿的诺菲对着黄殇说。
此时张兰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过电话,酒店那边儿的负责人告诉她,现在酒店里已经围满了警察。
就在刚刚宁夏带着秦月去提审偷盗黄殇汽车的盗车贼时,警方已经根据他们在酒吧里提供的线索查到了张兰的酒店。
跟着宁夏去审问的秦乐他们是不允许带手机和通讯录像设备的。等一切结束,他们来到管理处拿回自己手机的时候,秦乐赫然看到手机上的一条讯息。老大有危险,速来救援!并同时还发送了一个地址链接。
这个讯息正是Ice通过破解了张兰手机网络信号后发出的。
看着这个讯息和地址,在根据黄殇失踪的地点以及盗车贼提供的偷车点,秦乐认为这个消息很大程度上是真实的。
他们两人赶紧迅速的开车赶了过去。同时车上的宁夏也把这里的状况再次汇报给了吴局。
另一边挂了电话的张兰很清楚,用不了多久他们的事情就会被警察给查得清清楚楚。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等了。她穿过诺菲,直接来到了黄殇的面前。
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从自己包里掏出的一把枪,此时正直直地指着黄殇。
“你们可以等,可我不能等,他今天必须为我的儿子偿命!”
张兰的这个举动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