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天下藏局笔趣-第五十八章 江湖路遠分享

天下藏局
小說推薦天下藏局天下藏局
我们也没工夫管村民。
冒着洞口冒出来熊熊的烟,迅速下去。
刚进洞口,眼见卞五背上扛一个,后面还跟着两位脸色蜡白的人。
我和肖胖子一人架一个,拖着他们,快速出了盗洞。
有脑子灵光的村民已经反应过来。
“有盗墓贼,快报警啊!”
“千万别让他们给跑了!”
“……”
几位壮实村民已经顺着山坡冲了上来。
我们要的就是让村民发现。
在一片慌乱之中,村民肯定看不清我们的样子。
凭我们的身手,村民也逮不到我们。
主要原因在于。
在边上壕沟,我们还特意留了两位晕着的金陵黄门之人。
金陵黄门支锅借刀杀人。
我们也给他们上一点眼药。
村民报警之后,那两位晕哥被公家逮到,看他们怎么来解释今天晚上的事。
但临走之前,卞五瞅着边上两位金陵黄门之人,目光涌出杀意,拔出了腰刀:“我要把他们给干掉!”
说完,他就想动手。
我沉声喝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卞五闻言,只得咬着牙作罢。
我们一人架一个,在山林间不断穿梭。
十几分钟之后。
彻底把追过来的村民给甩开。
我们气喘吁吁地奔了半个小时,已经来到了山边一个大水潭旁边。
走马阴阳派几个人,全部趴在水潭边,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看来他们在墓室里脱水比较严重。
喝完了之后。
卞五招呼他们起身,带领着他们,摊开了双掌,掌心朝天,左手搭右手,靠在额头,向我和肖胖子跪拜,拜完一下,双手撑地起身,再叩首拜,连续三次。
这姿势叫三叩九拜。
源自于道家拜祖师大礼。
传至江湖中,稍微简化改进,被称为“献头礼”。
我和肖胖子大惊,赶忙拉他们起来。
卞五红着眼眶,脸色无比肃穆地说道:“兄弟,我们四人从今日开始,鞍前马后、刀山火海,脖子上的脑袋但凡有点作用,你们尽管拿去顶雷!”
我说道:“不用见外。你们必须速度回老家,安顿好家人!”
“东西拿出来!”卞五说道。
边上一个人闻言,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锦衣卫玉带龙胆珠!
卞五说道:“玉带龙胆珠!金陵黄门这死梁,我们结下了。几位兄弟在墓下的时候已经商量了,此次即便是死,也会亲手毁了玉带龙胆珠,不让金陵黄门得到。”
“今天既然得以生还,这东西你们一定要收下,否则就是不认我们走马阴阳几位弟兄!”
其他几人齐声说道:“请一定收下!”
我和肖胖子互相对视了一眼。
我回道:“好!”
将卞五手中玉带龙胆珠给拿了起来。
卞五四人冲我们抱拳头,朗声说道:“青山不改,江湖路远,后会有期!”
说完,他们快速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我和肖胖子也不敢在此多逗留。
两人绕着远路,继续转过一道山口,来到了另一个镇子上,到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洗澡休息。
一晚上紧张。
现在彻底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肌肉有些酸疼。
这些酸疼,并不是累的,而是紧张的。
惊心动魄的一夜!
躺下去之后。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醒来之后发现。
手机里四五十个未接来电,绝大部分是许清的。
意外的是,其中有三个还是陆岑音的。
我给许清回了电话。
许清电话一接通就哭了:“你们到底在哪儿啊……”
我顿时有一些歉疚。
临走之前,答应给她回电话的。
估计自从我们走了之后,许清一直没睡,白天也没心思做生意。
我说道:“姐,我们好着呢。”
许清还在哭。
肖胖子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许姐,你要再哭,可就把我们给哭死了哈。”
许清听到这话,才破涕为笑,说道:“一张臭嘴,什么都乱讲!”
我说道:“事办完了,我们马上回。”
许清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
她从来不问我们办什么事。
哪怕她再担心。
听到我这样说,许清回道:“小弟,你们没事就行。对了,你记得给岑音姑娘回一个电话,她也打不通你电话,来店里找你好几次了。你可千万不能做那种提了裤子就不认账的小混蛋哈。”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
我:“……”
挂完电话。
肖胖子在旁边哈哈大笑。
我暗自寻思。
如果回去跟许清解释,其实那天晚上自己在网吧打了一晚上帝国时代,她还能信么?
陆岑音的电话,我没回。
主要原因在于。
我即便回了,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两人找了一家饭店,吃了点饭,打了一辆车,往城里赶。
在车上,我考虑了一下。
玉带龙胆珠是金陵黄门要的东西。
为了这东西,他们甚至敢支死锅杀人,可见玉带龙胆珠对金陵黄门的重要性。
现在不能出手,放在身上也极不安全。
必须找一个妥当的地方先安置。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脑海中第一个想到能安置这东西的人,竟然会是马萍。
也许是因为她势力比较大,能够与金陵黄门对抗?
我与肖胖子在新街口分别,将玉带龙胆珠给了他。
“这些天你先别露面了,直到我来找你要东西!”
“明白。”
我回出租屋。
让我比较意外的是,陆岑音竟然正在院子外面等,神情显得非常着急。
她见到我之后,有一些生气:“你为什么不回我电话?!”
我回道:“手机没电了。”
陆岑音压根不信,伸手就来掏我裤兜里的手机:“我不信!”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没对你动手动脚,你最好也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陆岑音气急,脸涨得通红:“你放开我!”
我放开了她。
开了院子门,她直接跟了进来。
我转身皱眉问道:“有事?”
陆岑音回道:“进房间再说。”
到了房间,陆岑音神情无比急切地问道:“苏尘,卞五哪儿去了?”
我瞅着她。
没吭声。
因为我不知道陆岑音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陆岑音说道:“你别老是冷冰冰的!我在问你话呢!”
我回道:“你也知道卞五是干什么的,他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陆岑音闻言,说道:“你跟他打电话,问一问他在哪儿。”
我回道:“手机没电了。”
陆岑音说道:“那你赶紧充电啊!你手机充电器在哪儿呢?”
尔后。
她开始在我床头急匆匆地找充电器。
我倒了一杯茶。
自顾自喝着。
斜眼瞥见陆岑音妙曼的背影,腰部以下优美而诱惑的曲线。
回想起前天晚上。
真的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