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第九十六章 不速之客展示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
小說推薦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农家喜事:开矿娇妻福气满满
张笑笑从离开客栈后,并未再回县衙,而是一路溜达着往丰水庄去,沿路还买了不少吃的喝的玩的,大包小包的,两手都占满了。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已临近傍晚,但屋里院里都静悄悄的,连灯都没上。
张笑笑微微蹙眉,一股强烈的不安油然而生,她快步走向了正屋,还不等推开门,就感觉后腰处多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别动。”
张笑笑抬起的手一下顿住,虚虚握住了门栓,也分清抵着她后腰的究竟是什么了。
一把匕首。
一把磨的极其锋利的匕首。
张笑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平声问道。
“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家?”
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再开口,张笑笑略微有些急了。
倘若他这次的目标就仅仅是她,那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但若不是,就麻烦了。
因为她压根不知道他在这待了多久,亦不知他是否已经对其他人下手。
太多的未知绕在自己身边,便是她想不慌都不行。
然而这时,紧闭的房门突然自己开了。
张笑笑愣了愣,随即放下手,定睛看去。
那坐在正前方的,赫然就是陈夫人和陈窈,在她们周围,还守着数不清的黑衣人,个个人高马大,身形健硕,以黑布蒙面,目光麻木冰冷,不见丝毫温度,怎么看都不像是陈府能养出来的侍卫。
思及此,张笑笑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了两个字,死士。
放眼整个镇子,除了周见深,还有这个能力可以培养死士的,就只剩潇湘馆了。
有了头绪,张笑笑便不再慌张,进门就自顾自坐下,全然不管坐在首位的娘俩,就好似压根看不到她们,让她们好不容易展现出的气势,顷刻间化为乌有,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陈窈更是豁然起身,两三步冲到她面前,扯住了她的胳膊,恶狠狠道。
“贱丫头!一点儿规矩都不懂!我娘还没让你坐下,你就只能站着!”
张笑笑微微侧身,胳膊上下一翻,用了巧劲灵活避开,随后往椅背上一靠,慵懒的翘起了二郎腿,掀掀眼皮道。
“这是我家,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的是你们,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要给我立规矩,你们凭什么?”
早濑川君和女神姐姐
闻言,陈夫人用力拍了下桌子,厉声开口。
“就凭范家人都在我们手里!你若是不听话,便休想再见到他们了!”
张笑笑通身的气势陡然一变,双目染上阴霾,冷冷扫了眼依旧杵在她面前的陈窈,紧接着偏偏头,看向了腰板挺的绷直的陈夫人。
瞧瞧,这有人当靠山就是不一样啊。
与虎谋皮,就不怕有朝一日被虎吃的渣都不剩!
为了家人的安危,张笑笑还是选择暂时隐忍,她撑着椅子把手,缓缓站了起来,又反手推开碍事的陈窈,走到了正中央,淡淡开口。
“他们在哪?”
见她总算低头服软,陈夫人笑了,心下得意得不行,霎时间,重了两层的下巴高高扬起,看她的目光写满了轻蔑和不屑。
“想知道他们在哪,就跪下求我,另外,还得给我女儿磕头赔罪!你若不愿,随时可以走的,绝不会有人拦你,可他们的死活也就由不得你了。”
听她说完,守在门口的两个黑衣侍卫就自觉退开了,可谓大大满足了陈夫人的虚荣心,她高兴得摇头晃脑,整个人都飘飘然,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中了。
张笑笑不禁垂眸冷笑,她觉得眼前人现在的模样,像极了只会自娱自乐的跳梁小丑。
“两只忠犬而已,仗着主人的疼爱,就敢在我面前作威作福了?见不到我的人,楚云舒是不会甘心的,她巴不得亲手了结了我呢。真正别无选择的不是我,是你们吧。”
陈夫人得意的笑瞬间僵在了嘴角,阴毒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她。
“楚姑娘要的,就只是你的尸体而已。”
“是吗?那你们还不动手,是准备留到过年?”
张笑笑扬扬唇,步步逼近,倾身笑道。
“我没猜错的话,先前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鬼主意,都是你给她出的吧。楚云舒派这么多人跟着你,也不是为了杀我,是怕我跑了吧。她给你留了多长时间,半天?还是一天?”
“你少胡说!”
“是不是胡说,等见到人就知道了。横竖我也没闲心跟你在这废话,抓紧时间带我过去,否则,我就算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能让你们有来无回。”
陈夫人咬咬牙,抬眸瞪着她,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敢!除非,你不顾范家人的死活了!”
张笑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负手站直身子,等再伸手时,手心里便多了把锋利的小刀,径直抵在了陈夫人的脖颈处。
这把刀是她验尸专用,因唯恐出门的时候碰见意外,所以就随身带着了,没想到,竟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從紅月開始 小說
“跟他们,我可以到下面之后再赔罪,但在此之前,我定能先要了你们的命,看着你们跌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要试试吗?”
感觉到刀已经刺破皮肉,陈夫人彻底慌了,腰板和肩膀几乎同时垮了下去,泛着水雾的双眸剧烈颤动。
她想求救,想让那些黑衣人直接要了张笑笑的命,可显然,他们并不受她控制,甚至连眼珠子都不曾转一下。
再加上陈窈哭的她心烦意乱,陈夫人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松口,答应带她去见楚云舒。
至于范家人具体关在哪里,是死是活,她是真的不知道了。
张笑笑也不为难她,收起沾了血的刀,当着所有人的面,扔在了桌上。
紧接着,她的手就被人从身后绑住了,嘴里也塞了东西,眼睛还覆上了黑布条,除了耳朵和鼻子,她的五感几乎全被封住。
但很不巧,她从来都不只靠眼睛吃饭。
相较而言,还是耳朵和鼻子更为灵活敏感。
所以在巴掌扇过来的时候,她不仅能及时避开,还顺势抬脚,把罪魁祸首陈窈,踹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