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劍刃蒼穹-第二百四十五章 複雜的心思看書

劍刃蒼穹
小說推薦劍刃蒼穹剑刃苍穹
李垣和程慧原本以为,阵牌投影出来的影像,是程梓杰交代事情的留影。
结果交谈几句才发现,这是隔空投射进秘境的身影,两人是在跟本尊对话。
两人对视一眼,李垣拱手说道:“晚辈李垣拜见程祖!”
程梓杰仔细打量他,说道:“原来是不可窥探之人,老朽推算中有一段凭空而生的因果,原来是来自你!”
李垣拱手行礼:“晚辈被人追杀,得前辈的秘境庇护逃过一劫,在此深表谢意!”
程梓杰微笑道:“不用客气,一饮一啄皆有缘定,能帮你一次,老朽也很高兴,他日前来道星,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
李垣见他似乎看出了什么,却不打算跟自己细说,便也就不再出声。
程梓杰看着程慧:“鹭洲府程氏境况如何?”
“一千二百多年前,鹭洲府程氏遭遇强敌,被迫散落各地,宗祠已经不复存在!”程慧低声说道,神情紧张。
不肖子孙面对自家老祖宗,难免心虚气短、惴惴不安。
程梓杰摇了摇头:“难怪无法感应程氏之事,原来是留有印记的宗祠被毁了!”
他看着程慧:“你福缘深厚,要好好珍惜,我有一些传承给你,好好修炼吧!”
说完,他抬手隔空轻点,将一个光团送入程慧眉心,身影随即化作光点消散。
李垣有些无语,怎么看这老头都有一种赶紧跑路,溜之大吉的意思。
程慧闭着眼睛站在原地,秘境各处飘来数百道符文,融入了她的体内。
李垣并没有阻止和干涉。
程梓杰为了确保秘境不落他人手中,布置了三种权限。
最基本的是炼化阵牌,自由进出秘境,就像程慧之前的这样。
再有就是破解阵牌中的禁制,炼化秘境后带走,是李垣正准备教程慧的。
上面两个权限,都只有秘境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只有聚齐秘境中的符文,才能百分百炼化秘境,否则程梓杰随时都可以收回秘境。
李垣理解他的这种做法。
这个秘境法则完善、空间稳固,环境非常优美,构建起来相当不易,自然不想便宜了别人。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程慧睁开眼睛,表情复杂地看向周围。
“原本以为是我的机缘,现在才知道是先祖特意留下来给我的!”
“你是如何得到阵牌的?”李垣好奇地问道。
“前些年我来这里历练,无意间进入悬崖边的山洞,进去之后触动了禁制,得到了这个阵牌,之后就进入了秘境。”程慧说道。
她现在已经明白,自己能找到山洞,是血脉感应的结果,只因为那时修为太低,没有察觉到而已。
李垣搀扶着她,重新坐回椅子。
程慧暗中翻了个白眼。
她是观星境的强者,自然不像普通孕妇那样娇弱,现在跟人打一架都没关系。
但是李垣这贴心的行为,还是让她心中有些甜蜜。
李垣陪程慧聊天,将两人分别后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黄金楼主要将女儿嫁给你?”程慧吃惊地看着李垣。
李垣点点头:“他请皇甫前辈、独孤前辈出面说情,我不好拒绝!”
“黄金楼非常强大,黄金楼主更是深不可测,娶他的女儿好处很多,为何要拒绝?”
程慧不解地看着他:“难道他女儿容貌丑陋,你看不上眼?”
“你们三观都有问题!”李垣无奈地说道。
程慧看着他:“道途漫漫,若是幸运的话,寿命多达百万年,甚至千万年!”
“有些强者,夫妇之间上千年见不着一次,多娶几个又有什么关系?”
李垣盯着程慧看了半天,确定她不是在说反话,不由得感叹道:“你们也太宽容了!”
倒不是他得了便宜又卖乖,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李垣是知道原因的。
这是个武道世界,强大的武力值就是安全保障,因此人们极度崇拜强者。
跟强者联姻,给自己和家人亲族寻求庇护,在人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实力强大的男子娶一堆妻妾,其中有很多考量,不一定就是好色成性。
修为高绝的女子娶一群男子回去,也没人会说她品行败坏、道德沦丧。
这是由社会现实塑造的三观,一切都由实力决定。
若是实力不够,娶一个都要受气,娶几个那是做梦呢!
这种事情,不适合拿来跟怀了自己孩子的女子讨论。
李垣不顾程慧阻拦,亲自动手做了一顿午餐,殷勤地伺候程慧吃完。
下午时分,他开始修炼。
虽然只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实力却是一次飞跃。
功法、武技、符纹、秘法都需要适应和提升。
程慧走到外面的椅子旁坐下,抬头看向秘境外,那些黑衣人还留在悬崖附近。
第二次邂逅
她心念一动,视角迅速远离,悬崖很快消失不见。
秘境相当于一件顶级神器,隐藏于特殊的时空中,炼化之后,可以操控其自由穿梭飞行。
半个月后的一天,沙洲国北部的山区。
李垣突然出现在一座山头上,神情愕然地望向虚空,脚边躺着一枚玉简。
他正在竹楼中修炼,忽然被程慧挪移出了秘境,扔到了这荒山野岭中。
捡起地上的玉简,里面是程慧的留言。
“处理邪宗的事情,回来找我们母子!”
“这不是胡闹吗?”李垣皱起了眉头。
过了一会儿,他大致猜到了程慧的想法,心中有些无奈:“一天到晚尽胡思乱想!”
他之前对程慧没有男女之情,程慧怀了他的孩子,是想给他留个后代。
如今他恢复了,程慧不愿意用孩子来绑架他,心安理得地守在他身边。
“女人的心思真不好猜!”李垣叹了一口气。
接触了几年时间,他对程慧的性格有一些了解。
醒来后,发现她表情有些异样,就猜到了原因。
他除了主动表示亲近外,还故意提起林芷兰的事情,以此来打消程慧的顾虑。
结果程慧的骄傲和自尊出乎他的预料,一声不吭地就将他踢出了秘境。
“孩子都有了,还让我追一次,也不嫌麻烦!”
李垣心中无奈,却也只能照办,宝贝儿子还在人家肚子里,自然是人家说了算!
他用破妄术查看一下因果线,随后往玉龙国方向而去,心中寻思:“追自己孩子他妈,应该不会太困难吧?”
玉龙武院水云峰,范玄负手站在山顶,身上气息激荡。
他去年就要前往道星,得知李垣遇袭失踪后,便放弃了这个计划。
今日他忽然心有所感,立刻出关,站在峰顶等候。
“师尊,我回来了!”身旁忽然响起李垣的声音。
范玄身体微微一震,转身看去,见李垣正恭敬地朝自己行礼。
他强忍心中激动,仔细打量李垣,见他气色极好,看不清修为境界。
范玄知道李垣又有奇遇,老怀欣慰,说道:“回来就好!”
师徒俩人返回客厅,李垣给师父烧水冲茶,之后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范玄脸色阴沉:“那至少是一位灵神境强者。他们为了对付你,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徒儿没死,他们就没好日子过了!”李垣轻声说道。
他打量范玄:“师尊,你的境界不能再压制了!”
“师父明天就前往符道城,搭乘星空舰前往道星!”范玄说道。
符道城在东古帝国,是符道宗的山门所在地,前往道星的星空舰就从那里出发。
李垣有些惊讶,问道:“最近有前往道星的飞舰?”
知 否 知 否 應 是 紅 肥 綠 瘦
范玄:“三天后就有一艘,将有一百多人共同前往!”
李垣:“我陪您前往符道城吧!”
范玄摇摇头:“你不宜抛头露面!”
李垣想了想,知道确实不太妥当,就没有出声。
他取出一个手镯推给范玄,里面装着五万灵币,六七件防身的神器。
范玄没有推辞。
搭乘星空舰前往道星,不但船票昂贵,还要耗费十多年时间,一路上危险重重,确实需要资源和神器。
都市 之 活 了 几 十 亿 年
他是一个新晋的神阵师,家底远不及自己的徒弟,收取资助理所应当。
明天就要离开了,范玄前去拜访梅安泽和丁松原等人,做一些交接和安排。
李垣前往丹堂后侧的山谷拜访老邢。
老邢正在跟大汉下棋,看见李垣凭空出现,惊讶地说道:“你修为又有提升啊!”
“确实有点长进!”李垣笑呵呵地取出两坛酒。
“这是北地的极品血煞酿?”老邢接过去打量了一眼,满脸带笑。
“您老真有眼光!”李垣竖了一下大拇指。
老邢朝大汉挥挥手:“你去打扫溷厕,我和这孩子聊一聊!”
大汉也不生气,惊讶地打量了李垣一眼,提着工具打扫卫生去了。
“前辈,我去年遇袭时,您可曾察觉?”李垣传音问道。
老邢点点头:“没想到他们竟然派出那等境界的强者!”
李垣:“那人是什么境界?”
老邢摇摇头:“什么境界都不重要了,他已经陨落!”
“已经死了?”李垣吃了一惊,“怎么死的?”
老邢说道:“多问无益,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这是神棍式的废话!”李垣腹诽了一句。
他今天来找老邢,主要就是想问这个问题,老邢不肯说,只能转换话题。
“前辈,道星的神境强者多吗?”
老邢喝了一口酒:“如果将神血境也算上的话,数量非常庞大。”
“只不过,在道星这样的地方,神血、神体两境只能算入道。掌握了神通能力,才算是真正的神境!”
李垣问道:“前辈,何为神通能力?”
“千变万化,呼风唤雨,生造生灵,改天换日,亿万里外杀人于无形,以因果命运扭转乾坤,……”
李垣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不就是神话时代吗?
老邢举起酒坛,仰头灌了一大口,抹了一下嘴角。
“路要一步步走,酒要一口口喝,你了解一下便好,暂时不要太过深究,那样对修炼不利!”
“晚辈承教了!”李垣拱手道谢。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他起身告辞。
返回水云峰,用神识扫了一下,没发现几个熟稔的人,便返回密室修炼。
第二天黎明时分,范玄通过传送阵离开了。
送走师父,李垣悄悄离开武院,返回了靠山村。
村中依旧是鸟兽的乐园,很多房屋已经破损倒塌。
他家房屋有人修缮过,虽然简陋,却依旧稳固。
因果线显示,程慧就在附近,但是她有时空秘境,不想现身的话,李垣也拿她没辙。
他知道程慧赶来这里,是将自己当成李家人了,她现在不愿意见自己,他虽然满心挂念,却也不好强迫对方。
动手将房子清理了一遍,留下生活物资,李垣离开玉龙帝国,返回青云门紫萝峰。
他需要一个安全的场所闭关一段时间,将最近获得的感悟转化为实力。
确定李垣真的离开后,程慧出现在房屋前,里里外外地看了一遍,心中有些得意。
李垣身边的女子虽多,她却是第一个住进他家里的。
某科学的一方通行
她现在面对李垣,心中很是不自在,独自一人将孩子生下来,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住到李家老宅,是表明自己愿意做李垣的妻子,只是心理上需要一段适应时间。
现在看来,李垣明白了她的心思,并尊重她的选择,这让程慧相当满意。
正当她准备布置一下的时候,结果一转身,门口多了一对中年男女,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程慧身体紧绷,想要遁入秘境,却发现跟秘境的联系中断了,顿时脸色发白。
“你不用紧张,我们是李垣的爹娘!”童姝笑容亲切地说道。
程慧发现自己再次感应到了秘境,心神顿时一松,敛衽行礼。
“程慧见过两位前辈!”
“你有孕在身,不用多礼!”童姝走过来扶住她。
名媛和小侍女
李原笑呵呵地说道:“李垣是我俩带大的,一家人不用客气!”
童姝搀扶程慧坐下,说道:“李垣性格毛躁,让你受委屈了!”
“他待我很好,没让我受委屈!”程慧轻声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李原夫妇非常满意。
李垣还在襁褓中,就被他们带到玄域,一把屎一把尿地养大,不是亲生,胜过亲生。
这一转眼,两人又要当爷爷奶奶了,心中颇有些唏嘘和期盼。
李原手一挥,光影一闪,周围顿时大变样。
原来的房屋不见了,原地多了两座石屋、一座厨房和一堵围墙。
虽然还是农家小院的模样,却干净整洁,宽敞明亮。
“原本应该带你回道星的,但是孩子的根在玄域,出生前就离开这里,对他将来的修炼很不利!”童姝解释道。
程慧看看周围,心中非常震惊,脑袋有些晕。
“不是说在玄域,无法动用神通能力吗,为何自己的这位公公不受影响!”
李垣夫妇也不解释,不让程慧动手,各种在家中布置起来。
程慧就此在靠山村住下来,开始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产孕妇生活。
童姝每天换着花样给她做吃的,虽然都是普通菜肴,却做得极其美味。
童姝细心体贴,很会伺候人,跟普通人家和蔼可亲的婆婆一般无二。
很难想象,她是一位修炼刺杀术的顶级上神,不久前刚刚杀死一个同境界强者。
李原每天外出,像个普通山民一样打猎采野菜,辛勤努力,兢兢业业。
两个多月过去了,程慧终于到了生产的时候。
这一天夜里,李原闪身出了院子,站在不远处的山头上,静静地看着天空。
“可别像李垣出生时那么大动静,否则我能力受限,未必能遮掩住!”他暗暗祈祷。
午夜时分,院子中法则开始躁动,随后迅速向外蔓延,冲击无形的屏障。
大约半个时辰后,响亮的哭声从屋里传出来,空中乌云聚集,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幸好是在玄域,否则又要惹人注目了!”李原松了一口气。
强者的孩子先天强大,出生时气息勾动法则,这种事情在道星并不稀奇。
但是影响范围最多方圆十多二十里,最广不超过百里。
这也是大家判断新生儿武道天赋的标准,虽然不是绝对,却也大差不离。
李垣出生时,引动了方圆万里的法则,中间霞光万道,外围电闪雷鸣。
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出乎他的父母预料,未能及时采取措施,以至于引出了之后诸多的麻烦事情。
这个孩子,若非李原做了防范,波及的范围至少数百里,虽然赶不上李垣,却已经超过绝大部分的道星出生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