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離婚後,玄學大佬火爆全球》-第一百三十一章 真是被影響了嗎看書

離婚後,玄學大佬火爆全球
小說推薦離婚後,玄學大佬火爆全球离婚后,玄学大佬火爆全球
此言一出,苏子月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但她还是要说。
而且还要说的特别为苏凌考虑,特别没有毛病。
“姐……我是觉得,不管怎么,你和宸哥哥现在都还没离婚,你这样招蜂引蝶的,不太好……”
苏子月的语气可谓非常小心,只是都不等苏凌回击,白越奇已经气笑了。
“苏家真正的小姐果然不同啊,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你和顾徽宸又算是什么?”
身为白家最受宠的小少爷,白越奇向来不顾及分寸。
尤其是这个时候。
鳳月無邊
苏家不过是做点小生意的,只要他想,明天,不,今天就可以让苏家从东海市滚蛋。
要不然,他们为什么攀着顾徽宸这棵大树?
真以为顾徽宸对苏子月能有多深的感情?
最起码在白越奇看来,天下的女人有多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真想要找,也能找到——甚至都包括苏凌。
只是很多时候,不用做到那一步罢了。
苏子月精心准备的词汇被白越奇一下子反击回来,当时脸色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她只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求助的看向顾徽宸。
然而她注定是要失望了。
顾徽宸好像并没有那么生气了,眼神中都是认真,看起来,更像是在思考白越奇的话。
“宸哥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苏子月对着顾徽宸低下头,好像今天的局面,都是她造成的。
没人可以拒绝一个示弱的人。
现在脑子不清醒的顾徽宸更是如此。
他回过神来,直接将苏子月抱在了怀里。
“别这样说,和你没关系。”
苏凌听着看着,正想要吐一口恶心的血,顾徽宸又说话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不知道他们……”
顾徽宸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瞪视着苏凌和白越奇。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苏凌暗自翻了个白眼,嘴上毫不留情:“别做出一副你们做奸在床的样子,谁是奸,你们就那么没有自知之明?”
一眼看过去,那俩人抱在一起,她和白越奇却是保持着距离的。
也真好意思。
折腾了这么一出,苏凌实在是有点累了。
“行了白总,我们去做正事吧。”苏凌招呼了一声。
白越奇虽然还有些不甘心,但也没拒绝,也说了一声:“走。”
如果真就这样走了,也就算了。
偏偏没走几步,迎面又看到一个人。
完了!
安玄七再一来,这根本就是修罗场了啊!
而且安玄七要比在场所有人都敏感,几乎一眼就看出了苏凌手腕受伤。
他直接一把抓过去,小心的摸着看着,嘴里着急又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告诉我没事的吗?”
和苏凌打完电话,安玄七怎么想怎么不太放心,真就算了一卦。
结果发现真要出事,便赶紧过来。
却不想还是来晚了一步。
“一点小伤,我们先走吧。”苏凌说着,迈步赶紧要离开。
我是这家的孩子
身后,顾徽宸不容辩驳的声音响起。
“站住!”
苏凌有些泄气。
真是该来的躲不掉。
被王雪晴发现她和安玄七关系越来越近亲,联系也很频繁之后,苏凌就知道,她肯定会说出去,之前苏子月的话,已经证实了。
不光有安玄七,白越奇和王雪晴也有联系,所以哪怕是看到白越奇过来,顾徽宸也难以接受。
现在全都到期了,真是妥妥的修罗场。
“苏凌钰,现在跟我走,我不动他们任何一人。”顾徽宸已经直接威胁上了。
但是还不等苏凌回应,苏子月就已经说什么都不能答应了。
“宸哥哥,要不我们还是走吧?”苏子月小心的拉了拉顾徽宸。
顾徽宸直接把她甩开,一步步对着苏凌逼近。
白越奇和安玄七见状,立刻不甘示弱的上前,将苏凌护在身后。
啊——
苏凌简直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
她本心为了调查真相,达到复仇的目的,所以才步步为营。
结果只有她一个人拿着复仇的剧本,这些人……这些人这都是在干些什么?把她当成什么了?开始为此争夺?
突然很希望苏子月能把顾徽宸带走。
这么想着,苏凌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她摸出一道符纸,隔空对着苏子月就拍了过去。
以她现在的能力,撑起这样的符咒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苏子月瞬间发出一声惨叫。
顾徽宸急忙转头。
只见苏子月不知为何跌倒在地,一手按着脑袋,一手揉着肚子,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地方难受。
好在苏子月不负众望,对着顾徽宸可怜巴巴的喊道:“宸哥哥,我难受,我好难受……”
她毕竟刚出院没几天,见此情况,顾徽宸难免往她还有一些后遗症复发上面想。
犹豫了一下,他过去直接打横抱起了苏子月。
苏子月的样子不像是装的,额头上冷汗涔涔。
“宸哥哥,我,我……”她很快就连说话都吃力了。
自此,顾徽宸急忙把她抱上车,扬长而去。
眼看着这一幕发生,苏凌突然有些委屈的嘟起嘴。
虽然是她短暂的让苏子月不舒服的,但顾徽宸焦急的模样,还是让她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等到白越奇和安玄七回过神,苏凌已经面色如常。
白越奇不懂怎么回事,安玄七可是看得出来的。
他对着苏凌说道:“你跟我来。”
“哎?我和凌钰……”白越奇自然不许。
安玄七看样子并没有心情和他废话,语气不容辩驳的说道:“我和小凌说几句话,别添乱。”
言下之意,似乎并不是要把苏凌直接带走,不给白越奇和苏凌相处的机会。
而且白越奇还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小凌”?
为什么这么叫?
他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安玄七已经把苏凌带远了。
“师兄,我真没事,手这都是小伤,不行一会儿我……”
苏凌正要解释,安玄七已经一道符纸拍上去,手腕立刻便好了起来。
然后安玄七对着她问道:“你看见顾徽宸的样子了,你觉得,他真是被影响了?还是说……”